劳木:欧洲缘何敢于顶撞美国劳木:欧洲缘何敢于顶撞美国

劳木:欧洲缘何敢于顶撞美国
7月初发生在美英之间的“密电门”事件,以其稀有性和喜剧性贻笑大方。它同时向世人显示,通常对美国忍气吞声、敢怒不敢言的欧洲,也敢于顶撞。  说它稀有,是因为两个大国之间的龃龋矛盾,竟然以绝密外交电报的内容暴露于世,这不仅在美英两国间从未有过,在世界外交史上也无先例。因为是密电,也就没有外交辞、蓄意修饰,从而直白、真实、原生态。  说它有喜剧性,缘于美英有“特殊关系”,它们是这么自诩,全世界也这么看待。密电让双方不堪的关系大白于天下,颇具讽刺意味和喜剧色彩。在电报中,英驻美大使达罗克以鄙视的口吻,尖刻的用词,谈论美国政府和总统。他报告伦敦:白宫“功能失调”,内斗激烈到差点“动刀子”;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可能破坏世界贸易体系;这位丑闻缠身的总统“可能正处于螺旋式下滑的开端,导致耻辱和垮台”。类似电报持续了两年,表明达罗克表达的是英国政府的观点。  专家们认为,发生在美英之间的“密电门”风波,实际上也是正在恶化的美欧关系的缩影。  美欧矛盾当前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:“美国优先”同“欧洲一体化”的利益冲突;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理念之争。 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全力推行“美国优先”,不断向“欧洲一体化”发难。他公开说欧盟成立的目的就是想占美国的便宜,欧盟是美国的“敌人”。他坚定地支持英国脱欧,鼓励其他欧盟成员国效仿英国,还曾以签订更优惠的双边贸易协定为诱饵,劝马克龙让法国退出欧盟。  对特朗普想拆散欧盟的行为,欧洲给予罕见的抗拒和回敬,采取行动捍卫欧盟的统一,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。此番欧洲跟美国交量的特点是,法国总统马克龙充当出头鸟和代言人。站在他身后的不止法国,还有广大欧洲国家。  7月13日,马克龙宣布将成立太空司令部。有评论认为,法国此举给欧洲作出在太空防务领域跟美国等分庭抗礼的表率,推动欧洲增强防务能力,在安全防务问题上“脱美自立”。  事实上,早在去年11月,马克龙就曾公开呼吁建立一支“真正的欧洲军队”,他的这个计划得到默克尔的支持。法德筹划组建欧洲联军,意图显而易见:摆脱对美国一家说了算的北约的军事依赖。  成立太空军计划和组建欧洲联军,是马克龙加速欧洲一体化的重要举措。马克龙所做的,也正是大多数欧洲人所想的。  7月11日,法国参议院通过数字服务税法案,将对30多家互联网征税,美国的谷歌、亚马逊、脸书、苹果名列其中。美国宣布法国的做法不合法,要发起301调查。  据法国媒体估算,设立这个税种今年可给法国带来约4亿欧元的收入,不过摊到美国4家互联网头上也就区区数千万欧元。钱数不多,但意义不小:美国能向欧盟征税,欧盟也要还以颜色。这里有个背景。去年3月8日,特朗普签署文告,宣布对从欧洲进口的钢铁和铅材料加征关税。随后美商务宣布,加征关税分别为25%和10%,从6月1日开始实施。  马克龙的举动让人想起当年的戴高乐总统,但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,后者在跟美国闹独立性时也疏远了同欧洲国家的关系,前者则以领头羊的角色,维护欧洲一体化。这种意义非凡的变化,从根本上说,是美欧实力消长的结果,特朗普的“美国优先”则起到催化剂的作用。  美欧之间的第二大矛盾体现在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理念的对立。  特朗普一上台就有两大举动。一个是搞贸易保护主义,不惜打贸易战,使不少国家受害。另一个是疯狂“退群”,迄今已退出不下十个,包括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、巴黎气候变化协定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。特朗普反对多边主义,推崇单边主义,有个奇怪的逻辑:多边机制和协定对美国不利,一对一处理国家关系对美国有好处。特朗普对单边主义的迷信同欧洲对多边主义的崇尚,可谓水火难容。  欧洲是多边主义的忠实践行者,主张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自由贸易体制,扺制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,在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方面走在世界前列。  中国明确支持多边主义,反对单边主义,主张并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、普惠、平衡、共赢的方向发展。在这方面中欧有越来越多的契合点。最具代表性的事例是,欧洲国家踊跃加入亚投行,以合作开放的态度参与共建一带一路。今年4月9日,中欧发表联合声明:承诺支持多边主义,尊重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准则。  值得一提的是,在就任英国新首相不久,鲍里斯·约翰逊就向记者透露其对华政策构想:他的政府将非常“亲中国”;确保英国市场对中国投资者开放;“对一带一路倡议充满热情”;欢迎中国留学生等等。在美国对中国处处设限的形势下,他的主张无疑具有针对性,跟欧洲当前的政治气氛也挺合拍。更意味深长的是,他还公开了父亲对他的告诫:“勿盲从美国”。当然,他如何施政,还要听其言,观其行。  围绕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的理念的分歧和争斗,使美欧关系疏离,中欧关系走近。这是很引人注目的国际大势。